《经济学人》新年伊始关注4家中国云企业

Posted on 2018年05月13日

2018年,在云计算诞生的第十二年,渐劲的东风正在重构业界对于全球云力量的认知。新年伊始,拥有175年历史的全球财经旗舰媒体英国《经济学人》就对“中国云计算行业发力赶超西方”的话题进行了全面报道,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日报《参考消息》对文章进行了编译转载(详见文末)。


在《经济学人》1月20日刊登的“中国云计算行业发力赶超西方”的报道中,作者曾来到中国实地采访,并着重选择了四家中国云计算的代表企业——阿里云(中国最大的公有云企业)、EasyStack(中国开源云计算领导企业)、兴业数金(中国金融行业云的领导者)、UCloud(中国估值最高的独立公有云企业)进行了面对面沟通。


作者旗帜鲜明地认为中国云计算企业正在攫取西方同行的领先优势,除了分析云计算市场的竞争现状,他还着重比较了中国"云"与西方"云"的不同之处。而这其中,也折射出云计算在跨过从0到1的小时代之后,在进入从1到N的大时代时,所呈现出的诸多不同特征。

首先,云计算东风渐劲的基础在于,中国云计算技术已经与世界站在了同一起跑线。

>> 云计算,中国技术与世界同一起跑线   

软件定义世界,开源定义软件世界。在云计算大时代,云技术在实现普世化渗透的过程中,技术路线的开源化是必然选择,也是云计算大时代的典型特征。


《经济学人》报道中认为,依靠开源技术的力量,“中国云计算企业所使用的技术与西方企业并没有多大的不同”。正如EasyStack创始人兼CEO陈喜伦在接受《经济学人》采访时所说,"这让我们站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


开源与开放,激发了中国企业的创新潜能。中国企业从全球开源社区中获取营养,积极探索,快速迭代,迅速进入国际第一梯队。作为新一代云计算企业,EasyStack之所以受到《经济学人》的关注在于,它在OpenStack社区的核心代码贡献连续多次位列全球TOP10,并在Kubernetes和Ceph的核心代码贡献中也相继进入全球TOP10,这也说明一大批中国企业开始在开源技术社区展露头角。


随着中国技术贡献率的上升,中国技术人员在全球开源技术社区的地位也开始从参与走向主导。比如,EasyStack开源社区负责人郭长波连续两年担任OpenStack基金会独立董事,是2018年唯一来自中国企业的OpenStack独立董事。


而在代码贡献提升的背后更重要的是,中国企业开始用系统工程思维来构建云计算产品和平台。EasyStack在OpenStack基础上在去年持续发力前景广阔的Kubernetes容器市场,成为全球三大同时拥有OpenStack+Kubernetes的专业云计算企业,还在去年发布容器Linux,成为中国首个同时拥有OpenStack+Linux的企业。

>> 赋能行业,协同创新实现市场成长  

在《经济学人》看来,中国与西方的云计算拥有不同的出发点,使用方式不尽相同。一方面,中国企业没有旧有IT系统的历史包袱,给中国云计算市场带来了巨大的跨越机遇;另一方面,基于行业的监管环境。


应该说,这些都造就了中国私有云市场的蓬勃发展和行业云的兴盛。兴业数金云作为中国行业云的代表受到《经济学人》的关注,报道中就指出:中国的监管政策与西方不同,政府机构与金融公司等组织并不会与其他客户共享数据中心。因此,银行被鼓励签约使用类似兴业数金云这样的公司所提供的服务,因为它能够反映出最新的监管规定。用兴业数金总裁陈翀的话来说,就是“更便于”监管。


兴业数金云是最早的OpenStack金融行业云,也是首届OpenStack中国十大用户,它反应了云计算大时代的云服务对象呈现行业化和大客户趋势。更多的行业客户和大型企业采用更为适合他们的方式去全面拥抱云计算,一些头部企业也开始利用这样的云平台服务其他具备相似行业属性的同行业企业。


在需求多样的中国市场,客户会在传统业务之上寻求新兴业务突破与自身业务转型。更进一步的是,客户本身也会与云计算厂商共同成为技术创新的实践者。值得一提的是,兴业数金也是EasyStack的重要客户,此次作为中国云计算企业的代表双双获得全球主流财经媒体《经济学人》的关注,也反应出云计算时代的一大趋势:从行业需求场景出发,云计算技术才能够实现与主流市场相融合,渗透到到更多领域,从而实现更大的经济规模和更高的社会价值。

>> 云计算大时代,双重加速  

十二年的时光,对于一项具有颠覆性意义的技术来说,已经跨越技术鸿沟从而进入云计算的大时代。《经济学人》认为,西方云计算用户从初创企业起步,后来才是大企业;中国云计算源自于消费者服务。

但是,云计算的大时代已然到来,这是行业企业彻底拥抱云计算的时代。《经济学人》表示:“AWS、微软和谷歌已经主宰了西方的云计算领域,而谁最终将成为中国云计算行业领军者却仍然是一个未知数。“不管最终哪家企业成为领军者,中国和西方的云供应商都注定会狭路相逢。”

如何抓住机遇,成为云计算大时代中的赢家?


除了战略前瞻,还要获得技术和市场的双重认可。在中国企业云计算实践的最前沿,EasyStack自2014年成立以来已经为国家电网、人民银行、邮储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联、中国移动、中国电信、海通证券、国泰君安、上交所、深交所、江苏农信、TCL、海尔、顺丰、百世汇通、上汽乘用车、宇通客车、可口可乐、清华大学、天河云等超过200家大中型企业提供云产品和服务,已然进入技术和市场双重认可的加速期。


EasyStack也因此获得全球的广泛关注,先后入选2017年入选Gartner OpenStack竞争力报告全球八大企业,以及OpenStack基金会全球用户调查十大OpenStack企业。


在云计算的大时代,面对更为广阔的市场前景,渐劲的东风将会给整个云计算世界带来怎样的变革,全球都在关注!

 

 附《参考消息》编译《经济学人》原文 

全球科技巨头中云计算业务增长最快的是哪一家?很多人可能会猜是拥有全球最大数据中心网络的亚马逊或谷歌,正确答案却是阿里巴巴。2017财年,这家中国电商巨头的云计算业务营收同比增长121% ,达到66.63亿元人民币。这一增长势头不大可能在短期内放慢。阿里云总裁胡晓明希望它能在2019年“赶超”亚马逊云服务平台AWS。

 

这可有一大段距离要追赶:AWS在2017年的营收估计将达到170亿美元左右。但阿里云来自一个蓬勃发展的群体:中国的整个云计算行业正在迅速增长。比快速扩张更引人注目的是,中国的“云”与西方企业的“云”在一些重要方面有所不同。

 

中国云计算供应商使用的技术并没有多大不同。事实上,西方科技企业以开源软件的形式发布了大部分必要的代码,使得它们更容易起步。为许多中国企业搭建云平台的北京易捷思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陈喜伦说:“这让我们站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

 

不同之处在于这种技术的使用方式——这是因为中国和西方的云计算有各自的出发点。在西方,云计算的第一批客户是初创企业,后来才是大企业。在中国,“云”源自于消费者服务,包括淘宝、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市场和腾讯提供的在线游戏。因此,美国加特纳研究公司的曾劭清说,许多云服务还没有为复杂的主流企业应用做好准备。

 

几乎所有企业都早已拥有先进的内部信息技术系统,许多企业都不愿放弃它们。相比之下,大多数中国企业的 IT 系统井不发达。规模较小但增长迅速的云服务商上海优刻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季昕华说:“它们可以直接跳到云端。”

 

另一个差别来自于监管。

 

在西方,政府机构和金融公司等组织往往与其他客户共享数据中心,而在中国却出现了不同的“行业云”。例如,银行被鼓励签约使用兴业银行集团旗下兴业数金这样的公司提供的服务,因为它能够反映出最新的监百规定,用兴业数金总裁陈翀的话来说,就是“更便于”监管。

 

而且,AWS、微软和谷歌己经主宰了西方的云计算领域,而谁最终将成为中国云计算行业的领军者却仍然是个未知数。

 

曾劭清说,阿里巴巴、中国电信和腾讯目前处于领先位置,但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公司有着雄心勃勃的计划。优刻得这样的小企业也可能迎头赶上。

 

不管最终哪家企业成为领军者,中国和西方的云供应商都注定会狭路相逢——虽然它们在欧洲和印度相遇比在它们各自国家相遇的可能性更大。一段时间以来,AWS及其主要竟争对手一直忙于在海外建立数据中心,包括在中国。但阿里巴巴和腾讯正在奋起直追。例如,阿里巴巴在海外运营着十几家数据中心,井将于本月在印度孟买附近再启用一家数据中心。胡晓明说:“我们要和亚马逊在全球竞争。”

 

从表面上看,西方的云企业应该能够保持领先。它们的规模仍然要大得多,而且拥有技术优势,比如用于为人工智能服务处理海量数据的专用芯片。但中国竞争对手有其自身的一些优势。它们可以依赖庞大的国内市场,而外国竟争对手却不太可能在这里取得多大进展。而且,许多中国企业在其他国家的子公司也更愿意选择中国的云服务商。

 

此外,地缘政治也是一个因素。尤其是阿里巴巴会特别努力,因为它将阿里云视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组成部分。胡晓明说,正是这一倡议令他相信自己的公司能够超越 AWS 。

Posted in 公司新闻 Tagged 新闻